从0到1的阵痛:南科大突然面向公众全面开放

archived 23 Mar 2020 10:35:28 UTC

从0到1的阵痛:南科大突然面向公众全面开放

南鲜平 南科周末 1/12


2019年年底及2020年初,南方科技大学先后传出两次开放校园的消息。一次消息中称校园将对校外人士开放,采取预约制度,每天仅限200人进入校园。两周后又传出新消息,称学校“全面开放”。
 
第一次消息引起全校师生的普遍关注。陈十一校长召开了座谈会,在会上,校长表示校园开放是必须的,应该讨论“怎么开放好”而不是“开放不开放”。而其动机也颇可玩味,除了一直以来的社会呼声,最关键的是“导火线”——深圳市长便装考察南科大,被拦在门外了。许多人猜测,市长向校长抱怨了校园不能开放这一事实,且引起了高度的重视,于是这一议题迅速提上日程。在各部门几乎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就宣布开放校园。
 
假如并非市长突然的要求,或者要求者并非市长,事情会不会这样呢?如果一个学生被拦在门外,然后大发雷霆(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并不鲜见),会不会引起重视?辅导员可能会驳斥他,认为他不了解学校的管理,发表意见没有做详细调研,作为学生要维护学校的安全……但是谁敢问问市长:“您让我们开放校园,了不了解南科大?有没有做调研?对学生安全负不负责?”估计是没人问过。因此我们该多体谅一下陈校长,在召开两会的百忙之中,还要费心纠缠这样的破事。

南科大校长陈十一(饺字下方者)在欣园食堂

当然,我们更倾向于相信,开放校园的决定并非临时起意,也并非一两人的拍脑袋决定。但是这次实施得十分匆忙,是有目共睹的。在开放校园的传闻中,校内师生几乎看不到相关部门出具的正式通知或者指引,最多见的竟然是物业、宿舍管理人员的微信提醒。细看这些提醒,字里行间都在传达一个信号:校园开放给大家带来了“不速之客”。他们会侵占公共地方,进入教学、生活区域,甚至于偷窃财物!访客给师生带来的不是益处,而是紧张与恐慌。而实际上,局部的冲突已经出现了:自行车道上出现成群的婴儿车,乃至有人“打坐”拍照;教学楼前摆放着地产广告;大批摄影爱好者涌入——无论这些事情是否和校园开放直接构成因果,他们已经造成了极大的反感。

疑似参观预约系统的“参观温馨提示”以及宿管在群中的提醒

“南科周末”公众号在2019年12月15日发布了《大学该不该建围墙?南科大或许能给出答案…》,尽管并未发表具体观点,但对这次校园开放的事件可谓“神预言”。在该文章的留言区及其他渠道,有大量网友发表了自己的见解。有网友认为,深圳有足够的公共资源,公众不需要多一个南科大这样的地方,校园开放只是徒增压力。甚至有人直斥校园封闭与学校的堕落不构成逻辑,学校是特殊的机构,有理所当然的封闭的权利。而另一种观点则比较接近西方的“公共性”概念,认为大学本身应当和社会高度融合,体现高等学府和社会本体的交流。
 
2020年1月7日,公众号“吃喝玩乐在深圳”和“深圳生活”不约而同地(也可能约了)发布了两篇进入南科大校园拍摄的摄影推送《新晋免费拍照圣地!深圳“小冲绳”,南方科技大学对外开放啦!》《深圳生活深圳惊现“太空堡垒”!还有天空之境+湿地公园,这所学校也太牛了吧!》。两篇文章中,摄影师和模特几乎走遍了南科大所有开放的地方,以及部分尚未清楚是否能拍摄的空间。由于这两个摄影集形式新颖大胆,并在一定程度上比南科大官方呆板的宣传照更具青春活力,受到了许多师生甚至行政领导的转发,引来大量阅读者。

耐人寻味的是,两篇文章的走红与校内师生对校园开放的反感,其实是背道而驰的。由于这两篇文章都具有一个观点,即是“南科大已经开放,号召摄影爱好者进校园采风”,因此人们的转发,意味着鼓励或者默认这种行为。到底转发者中有没有曾经反对校园开放的师生呢?或是其实立场并不坚定,仅仅是随波逐流?一个合理猜测是:某些部门有意统一指挥转发,甚至专门支持这些创作,希望为校园开放带来更多舆论支持。

校外人士在校内拍摄的照片

除了在精致的摄影集面前大家似乎忘掉了曾经的立场,还有另一个让同学们倍感纠结的人群——送货员。早在三年前,同学们和相关部门就已经为快递和外卖送货员是否能进校园的问题而争论过。最终针对快递包裹的解决方案是:快递只能统一送到一个校门,校内派送另由一家公司负责。当时给出的不允许入校的原因是“校内只允许开正规机动车”,紧随其后的是安全办刘主任没收电动车事件。经常使用电动自行车的外卖小哥,自然是无法满足学校的安全条件,也不能承担太高风险,因此一律被拒之门外。这个规定下有两个例外:丰速运因为能用小面包车收派件,得到了特许校的“殊荣”。而南风点点快餐外卖,因为其“校友创业光环”,而且的确使用面包车送货,获得了进入校园的资格。

在送货员不能入校之后,引起了一系列的问题。本来直接由快递员负责的快递派送,转嫁到校内物业另外承担。如快递丢失或错派的时候,校内师生必须通过两重关系才能联系到真正的负责人。对于外卖餐食的不便,学生更是怨声载道:本来南科大就远离餐饮门店,取外卖还要走到校门!一年多以前,能送餐到宿舍的只有南风点点外卖,而最近似乎也逐渐销声匿迹,无法维持了。更荒唐的是,荔园的某位院长曾以“让学生多锻炼身体”为由,令学生必须走下楼取外卖,不得送到房门。这样近乎无理取闹的决定,对腹背受敌的外卖人员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根据相关部门的说法,南风点点的安全性来自送货员是聘用在校学生而非社会人士。其他的餐饮,就算麦当劳自营的“麦乐送”这样具有良好社会信誉的单位,也一律不允许进校。

这样的管理也许能帮助我们豹窥全校的校园管理政策。当年的外卖风云已经逐渐被淡忘,在这次校园开放的问题下,许多同学第一时间想到一个简单的问题:校园开放了,外卖小哥能给我送餐了吗?

公众号推文下的各种声音

这一次南科大成为“网红”,与以往都不相同,因此辩论之声也不绝于耳。一些校内自媒体也闻风而动,开始以各种方式表达意见。“随坛”公众号发布《老牌免费玩乐圣地!南科“小罗马”,行政楼厕所对外开放啦!》在行政楼的豪华厕所拍摄系列照片,调侃此事。而公众号“MH的情诗”发布的《南科大开放之我见》则借自行车道被游客大肆占用一事,翻出过往的多次事件,对校园管理进行猛烈抨击。

在各种推送的留言区中,不少有志于“保卫”南科大的同学发出尖锐的警告:不许抽烟、吐痰、乱丢杂物,不许进入教学楼、宿舍区等等。学生对校园开放的抵触也引来各种声音,包括长期开放的老校的学生表示同病相怜,也有社会人士对南科大校园表达向往,当然也不乏训斥学生“不要把校园当做私人财产”的社会人士。
 
直到目前,似乎南科大校内还没有一个主要的部门来“认领”校园开放的责任。而有很多直接受到影响的部门,则被动地应对着各种挑战,比如前文提到的宿舍管理,还有校门岗位、校车等等。老师们似乎也没有准备好解决学生的疑问,多数情况只能“顾左右而言他”,既没有做好准备接纳同学们的意见、也没有做好准备对游客进行管理——甚至曾一度上线的预约平台,似乎也与一号门一样退出了历史舞台。更不用说学校绝大多数建筑都是开放式的,许多场馆也不设置门禁。安装大量的新设备会不会成为某些部门和公司大发横财的机会?在游客管理方面,某些文件中提到的“书院活动室、宿舍、食堂不对外开放”,是贯彻落实还是一纸空文?以目前的状况看,还需要各方加紧思考,出台一个切实可行的管理办法。

网络广泛流传的一些相关管理规定,未知从何处发布

“校园全面开放”是南科大与深圳社会碰撞的又一次阵痛。南科大的师生、管理者、热心人士们,是否能顺利度过这次阵痛期?这个关乎城市建设与发展的重要题目,答案还在书写当中。
 
 
一个简单的选项:南科大开放,你同意不同意?【必选:二选一】
很抱歉,请在手机微信登录投票

南科大开放,你同意不同意(单选)

  • 440票 28%
  • 1124票 71%

- END -

我们都是是南鲜平!“南鲜平”专栏现已开放投稿通道,您可通过本公众号后台或邮箱(sustech_weekly@outlook.com)来稿。南鲜平文章发布不分别署名,均以“南鲜平”为作者。南科大的新鲜,我们共同守护!

往期鲜评
 







Scan to Follow
0%
10%
20%
30%
40%
50%
60%
70%
80%
90%
100%